常先生每次帶妻子去看病都是一段艱難的路程,常先生比劃他的行李就有一人高 華商報記者 於卓 攝妻子從3年前開始,四肢逐漸無力,肌肉開始萎縮。跑遍西安和北京20多家醫院,還是沒有給出確切的診斷,這讓延安市民常先生很苦惱。眼看著妻子連輪椅也坐不穩,他只好背著妻子四處求醫。“我想再多跑幾家醫院,多看幾個醫生,沒準運氣好,還能有一絲希望!”
  病情蔓延,拄拐變成坐輪椅
   8月30日上午,在炭市街附近一家賓館,常先生剛把妻子從唐都醫院接出院。常先生說,他今年51歲,在黃陵縣一家銀行工作,妻子白女士46歲,生病前在郵政系統工作,女兒在西安上大三。“我愛人從2011年生病到現在。”常先生說,2011年夏天,妻子感覺到右腳尖出現麻木情況,隨後右小腿失去知覺,走路都經常被自己絆倒。在縣上醫院看過之後,醫生建議回去加強鍛煉,並定期開展理療按摩。
   2011年冬天,白女士的病情並未好轉,整個右腿開始逐漸無力,常先生只好為妻子買來拐杖,讓妻子拄拐行走。在延安的醫院看過後,醫生說可能是因為關節骨刺導致的肌肉無力。2012年,妻子的病情蔓延到左腿,連拐杖都無法繼續使用,常先生只好買了輪椅,推著妻子到北京開始求醫。
  妻子無法坐輪椅,他就背著
   根據北京大學第一醫院病歷顯示,白女士被診斷為運動神經元綜合徵(俗稱漸凍人症)。常先生瞭解到,這種病癥會導致四肢、軀幹等肌肉逐漸無力和萎縮,屬於罕見病癥,目前暫無治愈方法。但唐都醫院病歷顯示,白女士被診斷為“多發性周圍神經病”。“醫生說這種病表現為:四肢麻木、軟癱,和‘漸凍人’不同,這種病還是有一些希望的。”常先生說。
   在同妻子往返北京和西安兩地求醫時,妻子的病情逐漸惡化。常先生說,從2013年6月開始,妻子的雙手和脖子也開始出現無力癥狀,連吃飯都難以下咽,說話也開始支吾不清。“因為脖子沒有力氣,現在只有我能聽懂她在說什麼,喝水也只能靠吸管。”常先生說,因連坐都坐不穩,妻子也無法繼續坐輪椅外出,因此他背著妻子上路。
   3年下來,給妻子看病已花去近80萬元,因醫保只能報銷住院等費用,原本殷實的家庭有了外債。
   常先生說,起初他把妻子抱在懷裡,但因為肌肉萎縮等原因,只要他一用力,妻子就感到呼吸困難,因此他只好把她背著。“她手腳都沒有力量,我只能把她背在後頭,腳就一直垂著。”常先生感到有些心酸,“時間長了,她肩膀的地方都有些脫臼。”
   3年下來,常先生帶妻子去過20多家醫院,但始終未能確定病癥。“只要有人說哪家醫院有希望,我就帶著她去哪看病。”常先生說,“我想再多跑幾家醫院,多看幾個醫生,沒準運氣好,還能有一絲的希望!” 華商報記者孫昊  (原標題:3年跑了20多家醫院 仍未確診妻子得的是啥病)
創作者介紹

cooper

ug82uglum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